您所在的位置: > 主頁 > 佛山都市網 > 企業 > 正文
來不及追上風口的共享自習室,還是一門好的生意嗎?來源: 日期:2019-12-27 13:17:15  閱讀:1
    來不及追上風口的共享自習室,還是一門好的生意嗎?


    付費自習室,正在悄無聲息的走來。

    近幾年,共享經濟在中國成為一種新現象,人們對于單車、汽車、充電寶等各類共享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不過,今年以來,共享自習室在全國主要的一二線城市開始蜂擁而至,這種現象引發關注。

    那么,共享自習室究竟是什么樣子?筆者走訪了北京多家共享自習室,并與門店工作人員交流。為何共享自習室突然火了,他們為什么會選擇開自習室,經營的情況如何?到底是不是一門好生意呢?

    文:火火(業界風云匯)

    共享自習室悄悄走進辦公樓和商住房

    筆者實地走訪了朝陽區地段較好的5家自習室,其中,有一家沒有人,一家只有1個人,兩家只有25-30%左右的使用率,一家有80%的入座率。如果以此為樣本,也就是說80%的自習室使用率都不到一半,甚至有的幾乎處于空置狀態。

    實地走訪之前,筆者以“自習室”和“共享自習室”為關鍵詞在大眾點評上搜索,能夠搜到許多不同名字的自習室,主要分布在商業發達的朝陽區和海淀區。線下開業的共享自習室已經超過100家,其中不乏“肆閱空間”這類連鎖品牌。

    位于廣渠路36號首城國際的第一時間自習室,這里離雙井地鐵站不到一公里,商住樓和小區密集,人流量較大。第一時間自習室是一個產權面積60多平米的loft,一樓廚房位置擺放著小零食、微波爐、打印機,供用戶在成為付費會員后,免費使用,還可以連接WiFi。客廳位置還有洽談區和書柜,屬于公共空間。里面的一個房間光線較好,有22個座位,呈開放式,消費者均可享用,

    二樓還有兩間房,光線稍微差一些,共20個座位,呈格子狀。整個自習室共42個座位,每個座位旁邊都插線板,可以免費給手機、電腦設備充電。

    據老板劉嬌(化名)介紹,營業時間為早8點至晚上11點,這家店上個月才開業,所以沒有什么人。事實也是如此,筆者進店的時候,一個消費者也沒有,在那里呆了一個小時,期間只有一位30多歲的女性消費者,走進一樓的自習室。

    收費方面,一共有11種,用戶首次可以選擇9.9元4小時沉浸式自習體驗或48.8元的當日體驗,然后根據自身的情況選擇不同的收費卡。收費卡包括:小時卡、日卡、周末卡、周卡、月卡、儲值卡等多種方式,平均價格為8-10元/小時。套餐價格越高,單價越低。

    開店一個月,劉嬌認為生意不好做,需要長久的培養客戶。不過,她覺得人們剛開始有自習的意識,隨著開自習室的人越來越多,市場會逐漸的培育起來。

    在一公里外,位于優士閣大廈的元氣自習室,是一套商住性質的房子,里面有3個房間為自習室,這家店也是剛開不久,使用率有待提高。

    隨后,筆者來到建外SOHO東區3號樓的給愛自習室。據老板郭曉凡(化名)介紹,這里其實是自己開的教育公司,主要做情感、愛商、攝影培訓方面。剛開始涉足共享自習室是因為覺得一方面公司員工很少,用這么大的辦公空間比較浪費;另一方面是做共享自習室、共享辦公可以讓他人分攤一部分房租,畢竟每月2萬的租金還是挺高的,能省一些更好。

    來不及追上風口的共享自習室,還是一門好的生意嗎?


    這里相比格子間的共享自習室,環境要好一些。整個辦公空間呈開放式,外面視野開闊,面積200平左右,有大型的會議室、洽談區、沙發、書架、花束裝飾等,價格方面也是平均10元/小時,如果是租工位則2000元/月。主要的附加值是環境比大部分自習室要好,且地理位置更加優越。

    本棟樓還有一家名為微光腳步的自習室,分為兩個房間,和一個公共區域。筆者參觀了一番,里屋有13個位置,有3人在使用;另一個房間有8個自習位,有2人;公共區域有一個30來歲的女孩在做題。位置利用率在25%左右。

    據老板介紹,這家店于今年4月開始營業,來這里自習的什么人都有。大家各自學習,互不干擾。唯一的一條是自習室里面不讓講話。

    之后,筆者又來到位于建國路88號SOHO現場城A座的肆閱空間自主學習館。該店工作人員何靜(化名)介紹,肆閱空間是全北京第一個開共享自習室的,現在一共有3家店。而且模式在北京復制的很快,下個月在醞釀開自習室的不少于20家。

    該店有3個房間為深度閱讀區,每間8個人,里面不讓說話,私密性高。還有一個房間是閱讀鍵鼠區,與前者的區別是可以使用筆記本電腦敲打鍵盤。肆閱空間與市面上的大多數自習室的區別是,用戶可以首次可以免費體驗2個小時,而其他許多店不支持免費體驗;更專業化、精細化一些,還有專門給用戶使用的儲物柜。除了深度閱讀區、閱讀鍵鼠區之外,樓上還有針對月卡以上的會員專門設置的智能自助區,消費者需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入,且支持24小時自習。

    共享自習室在北京市區內的分布較為密集。不知不覺,共享自習室就像毛細血管一樣已經走進商務辦公樓和商住性質的公寓。

    通過走訪發現,市面上的自習室均價為8-10元/小時,然而,大多數咖啡單價在25-35元/杯,也就說去咖啡店自習三小時,相當于額外享用一杯不錯的咖啡。而且,通常情況下人們自習的時候一般一次在3-4小時,自習室的性價比不如咖啡店。

    行業存在諸多問題

    雖然共享自習室或將成為新的風口,但以目前調查的情況來看還存在著許多問題。

    首先,行業新,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目前市場上的共享自習室大多數成立不到半年,甚至不少自習是剛開始營業。據肆閱空間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是全北京第一家,成立只有一年多的時間,目前有3家店。特別是今年下半年以來,加入行業的人越來越多。

    眾所周知,國內很多行業都存在著跟風的現象,看市場上有一個新生意誕生,很多人就開始模仿,以為能賺錢。殊不知,隨著加入者蜂擁而至,競爭會變得越來越激烈,最后的結果是大多數人不掙錢,割肉離場。

    其次,經營模式同質化,所出售的服務和價格相差無幾多。共享自習室本質上就是出租學習位置,跟共享辦公一樣,只是前者出租的面積非常小,相應的價格也會低一些。然后,自習室針對的用戶群體主要是考研、考證、編輯、程序員等,有別于共享辦公以自由職業者或小公司職員為主。

    價格方面,市場上一般標價為12元/小時,實際購買折算下來8-10元/小時。單日卡定價70元左右,月卡定價在1000元左右。

    除了出租位置之外,有的自習室還賣咖啡、飲料,打印另收費等。例如:元氣自習室有賣咖啡,5-8元/杯,續杯為8-14元/杯,還兼顧賣一些袋裝零售等。肆閱空間里面有便利蜂自動售貨機,消費者可以購買可樂、飲料等,打印資料另收費,不過紙張較少的情況下,一般是免費。

    來不及追上風口的共享自習室,還是一門好的生意嗎?


    再次,獲取渠道單一,主要以大眾點評為主。調查發現,絕大多數自習室都會在大眾點評渠道做廣告,獲客,也有一些在自己朋友圈推廣,但輻射人群非常有限。目前來看,其他拓客渠道比較少。

    最后,小規模經營,難以形成規模化。市面上的共享自習室主要分布在鄰近地鐵站,且地段較好的位置,面積在100米左右的商住公寓和辦公樓為主。大多數都是1-2人經營,自己負責拓客、接待、管理,類似于個體戶的性質。要想發展壯大,形成具有規模效應的品牌連鎖,還面臨著極大的挑戰。

    通過調查的情況來看,共享自習室的模式就是“二房東”,向自習的人按時段收取租金,這也是行業存在的最大問題。如果使用率高,營業收入就能覆蓋成本;空置率高,則會出現虧損。

    共享自習室的用戶絕大部分為考研、考證群體,但這是有周期性的,考研考證前期自習室需求量大,有時候會出現用戶辦了會員,卻預約不上的情況,因為滿座了。有些人用書本占著座,卻離開座位,造成資源浪費的情況。

    而在非高峰期時,共享自習室的空置率比較高,它不像租房一樣,通常合約期為一年。自習室是按小時、日、周、月、季收費,淡季使用的人少,且不如租房那般剛需。

    或將步入共享辦公后塵

    調查中,共享自習室主要靠出租來獲得收入,收入結構非常單一,其他收入來源很少。

    有的順便賣一些咖啡、飲料,或者打印收費等,但使用頻率低,單價低,利潤微薄。有的老板本來有自己的主業,做共享自習室只是作為副業,把閑置的空間對外出租,緩解租金壓力。

    目前,經營共享自習室主要的成本是房租。

    據肆閱空間何靜介紹,他們光SOHO現代A座9樓的自習室,每月租金就2萬多,實際使用面積不到150平米,營業額還不夠房租。而且這個店已經開了大半年,使用率在80%左右,周末會更高。相比市面上的同行,肆閱空間已經算經營不錯的了,目前還是虧損狀態,真不知道其他自習室怎么盈利的。

    在給愛自習室,這里的面積大概200平米左右,據老板介紹每月的房租要2萬元,想把工位租出去,分攤一部分房租。目前,剛有這方面的打算,但不知道未來進展如何。

    來不及追上風口的共享自習室,還是一門好的生意嗎?


    而在第一時間自習室,這里是老板一個人在經營,剛開業一個多月,還沒有什么消費者過來。據樓下房產中介介紹,這類產權面積60多平米的loft,月租金在11000-12000元。

    也就是說共享自習室最大的成本是房租,由于收入不穩定,使用率低等因素,導致目前大多數處于虧損狀態。再加上人力、水電、物業費、座椅、辦公用品、家具的采購等,這些都是運營成本。共享自習室看起來是門好生意,實際經營起來根本不掙錢。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雖然共享經濟的浪潮已經逐漸褪去,但不妨礙許多人入局共享自習室。畢竟共享自習室在廣大的一二線城市確實有一定的需求。但對于經營者們來說,如何能夠提供差異化、專業化的服務,然后探索出多種盈利模式才行。畢竟單靠租金,加上使用率不足,難以支撐這種模式長久運行。”

    一位多年從事共享行業的專家則表示:“共享自習室和共享辦公一樣,本質上都是對房屋空間的租賃,面臨許多問題,前者極有可能步入后塵。”

    對用戶來說,在產品使用上,共享辦公存在著個人可使用面積小、隔音效果差、人員魚龍混雜、跑路風險等。

    站在整個行業的角度來看,共享辦公進入門檻較低,沒有行業壁壘,同質化嚴重。前期主要靠燒錢,隨著入局者越來越多,行業競爭激烈,大多陷入虧損的狀態,最后成為一地雞毛。據全聯房地產商會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18年1月至10月,共有40家共享辦公品牌消失。與此同時,約40%的此類項目空置率超過一半。

    此外,以前主打自習的品牌咖啡連鎖“zoo coffee 動物園咖啡”,很多店面已經歇業關閉。由此看來,如今火爆的共享自習室,或將成為下一個動物園咖啡,或者共享辦公。


    (正文已結束)

    免責聲明及提醒: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计划 PC蛋蛋幸运28算法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记录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湖北体彩11选五乐彩网 最火网络棋牌大唐游戏 捕鱼街机游戏手机版 下载江西抚州掌趣麻将 在家网上兼职赚钱 百家乐赢家 快赢481规则6元打3个数 陕西11选5推荐 可以玩的棋牌游戏? 微信电玩城捕鱼 北京麻将单机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香港 北京快乐彩8开奖结果